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智能鎖浪潮退去之後,誰在裸泳?

2019-10-31 09:15 门锁世界

导读:雷军曾说过:“在风口之上,猪都会飞。”在笔者看来,这并不是在风口之上的猪有多大的本事,而是赶上了风口。而近年来,大多数的人都认为,智能鎖正好处在风口之上,所以都一窝蜂进来了,上演一场激烈的恶斗。

滴滴大脑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鎖,地产商,慢热型市场,跨界品牌

雷军曾说过:“在风口之上,猪都会飞。”在笔者看来,这并不是在风口之上的猪有多大的本事,而是赶上了风口。而近年来,大多数的人都认为,智能鎖正好处在风口之上,所以都一窝蜂进来了,上演一场激烈的恶斗。

近年来,智能鎖行业到底有多火?这很难形容,我们只能说智能鎖很疯狂。疯狂到什么水平?我门可以以下两组数据来说明问题: 首先是到场者的数量。在2011年之前全国到场到智能鎖行业的企业还在200家以内,而且大多以传统的五金、锁具、酒店锁企业为主,在家用智能鎖领域还是三星、耶鲁、安朗杰等几个外资企业的天下,金指码、普罗巴克、亚太天能算是国内较早涉及家用智能鎖的企业,虽然那时候德施曼已经建立,但是名气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现在红得发紫的凯迪仕也是后起之秀,云丁-鹿客更是2014年之后才崛起的企业;在酒店锁领域,必达、科裕、力维、爱迪尔、第吉尔等可以算得上是国内的先行者,不外后来也都进军家用智能鎖行业。

传统的锁具企业中,天宇、忠恒其实早就在研发智能鎖。 不外2015年之后,中国智能鎖行业在企业数量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据全国数据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15年开始到场的企业就突破600家,2016年凌驾了800家,2017年凌驾了1200家,2018年凌驾了1500家,品牌数量目前已凌驾3500个。

因此,仅从到场者数量的角度来看,智能鎖的疯狂水平已超乎想象。 从销量上来看,在2011年的时候,全国的整体销量也不外在100万套上下,这或许还包罗了酒店锁和商用智能鎖的销量,可以说家用智能鎖的销量微乎其微,直到2015年全国智能鎖的销量才突破200万套,但2015年之后全国的总销量直线上升,到2016年销量已经到达350万套,2017年到800万套,2018年销量突破了1000万套,到达了1300万套左右。 仅从企业数量和总销量的增长,我们就已看出近年来智能鎖在国内有多疯狂。那么,到场者纷纷涌入智能鎖行业究竟为了什么?

为什么如此多的到场者纷纷涌进智能鎖行业?

首先,觊觎中国智能鎖市场巨大的进展空间,从普及率来看,中国智能鎖渗透率仍然在10%左右,而中国人口基数大,未来市场可期,基于这样的可观因素,各人都认为智能鎖市场具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其次,智能鎖一直以来被看作是智能家居家居的入口,在智能家居不温不火之际,智能鎖或许是突破口,因此各人都不情愿放弃这一进军智能家居的绝好机会及掌握好智能家居这一所谓的入口,所以各人都进来了,导致智能鎖这条赛道越来越拥挤。

在智能鎖行业的到场者可以分为四类:

一類是資本運作的投資企業,他們要投資一個行業,肯定要投資這個行業裏面頭部企業,所以雲丁-鹿客、德施曼、凱迪仕、優點智能、智家人等格外被投資機構關照;

第二类是专业的智能鎖品牌,这里包罗传统的五金、锁具转型过来的品牌,及后起之秀的智能鎖品牌。好比雅洁、汇泰龙、名门、高利、顶固、固力、忠恒、佳卫、保德安、巨力、基信、三环、玥玛、金点原子等传统的五金锁具品牌,以及凯迪仕、德施曼、VOC、鹿客、智家人、亚太天能、品多、黑龙、优点智能、豪力士、果加、青稞、曼亚、顶吉、海贝斯、思歌、八佰、米谷、顶吉、玛莎洛克等后起之秀;金指码、普罗巴克是国内较早从事家用智能鎖生产与制造的企业。

第三类是酒店锁转型过来的智能鎖品牌,当然他们大多都没有放弃酒店锁业务。好比,科裕、力维、第吉尔、必达、爱迪达、创佳等品牌;

第四类是跨界品牌。好比,海康威视-萤石、飞利浦、博世、西屋安防、大华-乐橙、海尔、美的、TCL、海信、360、小米米家、创维、联想、方正、中兴、欧瑞博、南京物联、冠林、科徕尼、玛莎洛克等跨界品牌,这些跨界品牌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把智能鎖作为智能家居的一部门,但不一定是重点。 虽然近年来无论是到场者的数量,还是市场销量看起都非常热闹,但是当理想照进现实的时候,大多到场者才发现智能鎖行业并欠好混。

首先智能鎖是一个慢热型的市场,不行能一下子发作,看起来每一年有1000多万套的销量,但实际分到近两千家企业的手中的羹却很少,甚至有的企业吃不饱。 其次,头部企业已开始掌握一定的话语权。好比,凯迪仕、德施曼、VOC、三星、黑龙、西勒奇、智家人、鹿客、耶鲁、海贝斯、曼亚等等企业已建立了自己的渠道,无论是产物还是品牌知名度,在经销商和地产商的圈子里都得到了认可,再加上诸如海康威视-萤石、海尔、飞利浦、博世、乐橙等跨界品牌在品牌知名度和渠道上的优势夹击,很多小品牌根本蒙受不住。 所以,各人唯一的措施就是价格战,在价格战打不下的时候,最终的命运就是跑路或者倒闭。

同时,有的企业为了在电商上猎取一定的销量,投入大量的电商推广费用,但到头来发现投入与收入不成正比;此外,小品牌的招商更是难上加难,因为在渠道方面,各人要卖只卖一些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要么就是价格非常低廉的品牌,所以这也是导致价格战的一个因素之一。 这笔者看来这两年智能鎖行业的到场者太过于激进,太急于求成。所以导致大部门企业高投入,最终血本无归。而有些为了电商平台流量,大量投入的企业也日子也欠好过,掌门之星之殇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而那些打价格战的小品牌、小企业同样也没有好下场,有的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而凱迪仕、德施曼、VOC、三星、黑龍、西勒奇、智家人、鹿客、耶魯、海貝斯等知名品牌之所以活得比別滋潤,一個是靠時間的積累,一個是掐准時機;此外,就是做好産品和服務。而那些做得欠好的企業,一方面是太激進,沒有長遠發展的想法;另一方面沒有用心做好産品和服務,特別是很難找到屬于自己的優勢。

聰明的轉型者,出路究竟在何方?

当智能鎖行业打得不行开交之际,有人已看到了智能鎖行业所蕴藏的危机。好比喊出口号要做智能鎖行业背后军火商的曼申,作为最早提出超B级锁芯概念的企业,其实早在2010年就已进军智能鎖及智能家居领域,但随着智能鎖行业到场者的增加,它却转型了,选择智能鎖行业幕后的英雄——专业做ODM和OME业务,并在小榄建立了中国智能鎖共享平台。

世茂智能也是一家在智能鎖行如火如荼之际选择转型做幕后英雄的企业,建立于2002年的世茂安防可以说是智能鎖行业先行者,曾经运作过施肯洛克等品牌,从2017年开始它把工厂从温州搬到了丽水,只专注于智能鎖ODM和OEM业务,几乎放弃了自己的品牌。 而比曼申和世茂智能做ODM和OEM业务更早的是逸家安防。逸家安防自2010年建立开始,只做智能鎖行业的幕后英雄,曾在高峰期月产量突破3万套,即便在现在月产量依旧保持在1万套以上,它绝对是中高端智能鎖代工業务的领先者。

作为五金、锁具行业的老牌企业,汇泰龙近年来斥巨资升级和优化了自己的生产线,也因此获得了不少跨界品牌的ODM和OEM订单。欣旺达、捷达、烁鑫、谱安置等专注于智能鎖行业代工業务的企业,在2019年上半年的体现也非常优秀。据全国锁具信息中心公布的《2019年中国智能门锁半年报》显示,这几企业在产量方面已进入了全国TOP20。 此外,与智能鎖行业相关的压铸、线路板、指纹模块等供应商,也赚了不少钱。这说明前方打得在激烈,选对了占线不仅幸免成为炮灰,甚至有机会突围。

不外进入2019年之后,智能鎖行业再也不像前两年那么火了,投资机构的钱也很少投资到智能鎖行业了,到场的企业也不像之前那样一窝蜂地挤进智能鎖行业的了,可以说智能鎖行业的浪潮已有退潮的迹象。那么,退潮之后谁在裸泳呢? 首先是打价格战的企业肯定是被浪花拍得最惨的企业,没有合理的利润企业很难维持日常的开支;其次是那些只是来凑热闹赚快钱,没有优质产物的企业;此外,没有用心做售后的企业,最后也会输得很惨。 重新浪旗下的投诉平台——黑猫投诉的投诉状况来看,消费者投诉最多的是指纹识别失灵、把手断裂、无法联网等品质问题,以及安装及售后不及时等售后问题。由此可见,企业要赢得未来的市场,做好产物品质和售后是重中之重。此外,差异化也将成为企业制胜法宝。

從目前獲得比較好的企業來看,除了産品、服務之外,還有一個最重要因素就是——做好品牌推廣。